第1095章求生欲很强

“老公,你说怎么让余薇薇自食恶果呢?”

沈蔓歌有些惆怅。

唉,真不想做坏人呀。

叶南弦看着老婆如此为难的样子,笑着说:“这还不简单?以彼之身还其彼身就好。”

“怎么说?”

沈蔓歌顿时来了兴趣。

“余薇薇不是对外公下毒么?想着让外公悄无声息的死去,那么照样子搬到她身上就好了。”

叶南弦如此说,沈蔓歌顿时就皱起了眉头。

“她自己设下的相克物种自己怎么可能不注意?”

“原理相同就好,干嘛非要用她的植物相克呢?不能换一个?”

叶南弦的话顿时让沈蔓歌眼神亮了起来。

“你知道?”

“我不知道,但是你的小姐妹不是知道吗?不管是萧念微还是白梓潼可都是医科大学毕业的呢。”

听叶南弦这么一说,沈蔓歌顿时眉开眼笑。

“老公,你太坏了。”

“你不就喜欢我的坏么?”

叶南弦邪笑着,顿时让沈蔓歌心跳加速起来。

真是的。

都老夫老妻了,他还这么撩她,真的好吗?

沈蔓歌腻了他一眼,眼中风情万种。

叶南弦干了这么多天了,总算问过苏南可以行房了,怎么可能受得住沈蔓歌这样的眼神。

叶大总裁顿时化身为狼人,直接把沈蔓歌给扑到了。

一场酣畅淋漓的床事之后,沈蔓歌已经完全没力气了。

叶南弦看着她瘫软的样子,笑着说:“还撩我吗?”

“滚!”

沈蔓歌真想把这个男人给踹下床去,可惜她连抬脚的力气都没有了。

叶南弦爱死了她这个小样子,狠狠地吻了她一会,差点把沈蔓歌吻背过气去。

她索性不挣扎了。

叶南弦闷笑着,直接抱起她去了浴室。

在浴室里又是一番折腾,回到床上的时候,沈蔓歌沾床就睡,什么都没法子想了。

叶南弦倒是精神抖擞,浑身舒畅。

他贴着沈蔓歌躺下,沈蔓歌顿时翻过身子,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靠了过去。

叶南弦的唇角再次扬了起来。

一觉好眠。

沈蔓歌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叶南弦已经不在了。

她看了看时间,才七点多。

沈蔓歌伸了一个懒腰,不用问,叶南弦肯定去晨练去了。

她洗漱了之后才下了楼,就看到叶南弦身后跟着两个小布丁一起从外面回来了。

“妈咪,早!”

叶梓安很是帅气的朝着沈蔓歌行了个军礼。

这小子今天穿了一套耐克的运动服,显得十分清爽。

“早。”

沈蔓歌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她这才想起来昨天回来都没有见到梓安和叶睿,光顾着和叶南弦厮混去了,也不知道孩子怎么想他们。

一想到这里,沈蔓歌就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叶睿跟在后面也走了进来,小脸上都是汗水,看到沈蔓歌的时候笑着说:“妈咪,早。”

“早。”

沈蔓歌觉得叶睿好像长个了,隐隐约约的比叶梓安有些高了。

“睿睿,你也跟着他们出去晨练呢?”

“恩,多锻炼一下身体比较好。”

叶睿笑的时候露出了一排洁白的牙齿,特别是那两颗小老虎牙特别的可爱和亲切。

叶南弦拿出毛巾给了他们两个,看着沈蔓歌说:“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晨练?”

“才不要。”

沈蔓歌直接拒绝了。

大冬天的那么冷,她才不要大清早的爬出被窝呢,她宁愿和被窝相亲相爱到永远。

叶梓安有些鄙视的说:“妈咪,你再这样下去要胖成猪了。”

沈蔓歌的嘴角顿时就垮了。

“我胖了吗?”

“你没照镜子吗?你都圆润了。”

叶梓安刚说完,叶南弦直接在他脑门上弹了一下。

“哎呦!”

叶梓安有些郁闷的看着叶南弦,就听到叶南弦说道:“对我女人客气点。她那叫胖么?那叫富态。旺夫知道吗?”

沈蔓歌真想哭死得了。

富态?

不就是胖么?

“叶南弦,你嫌弃我了?”

“没有,老婆。我都说了,你旺夫,真的旺夫。”

叶南弦连忙解释。

沈蔓歌哼了一声说:“狡辩。”

“唉,女人啊。”

叶梓安摇头晃脑的说了这么一句话之后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冲澡去了。

“什么意思这是?”

沈蔓歌觉得自己被叶梓安给鄙视了。

不!

不是觉得,是真的被自己儿子给鄙视了!

叶睿抿着嘴巴笑着不说话,他才不要加入这场战争中呢,免得受池鱼之殃。

“妈咪,我先回屋洗澡去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