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一家人

沈蔓歌正在纠结的时候,就听到叶南弦说:“这个六公主和方泽的关系如何?”

本来还打算要不要哭的沈蔓歌闻言顿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说:“他们俩刚结盟,或者准确来说是因为我结盟的。相比较而言,我倒是觉得青鸾那边比较安全一些,起码她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这话说得叶南弦心里很是难受。

“去那边你会受委屈的。”

“谁受委屈还不一定呢。”

沈蔓歌淡笑着,眼底的光芒让叶南弦微微一动,随即笑着说:“好,不过如果她欺负你了,你一定要告诉我。”

“那是当然,你可是我的保护符。”

沈蔓歌撒娇似的抱住了叶南弦的胳膊,柔软的身体蹭着,叶南弦觉得浑身的燥火都被勾了出来。

“你想干嘛?”

他的声音嘶哑,可是沈蔓歌却快速的看到了他眼底的风起云涌,迅速撤离,然后笑呵呵的说:“习惯了。”

“晚上我不介意你这样的习惯。”

要不是时机不对,叶南弦怎么可能饶了她,现在也只能望而兴叹了。

沈蔓歌傻乎乎的笑着,却不搭话。

“对了,我们如果要走就快点,我怕这个六公主靠不住。我去找墨姑姑。”

叶南弦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沈蔓歌就跑来了,好想他是洪水猛兽似的。

他失笑的摇了摇头,不过脸色却凝重起来。

离开青鸾那里的时候他把话说得那么决绝,现在带着沈蔓歌回去,青鸾会不会怨恨沈蔓歌?

想到这里,叶南弦多少有些郁闷。

就在这个时候青鸾的电话打了过来。

“叶老大,你在哪儿?我父亲去了二哥那里,我这就过去,你趁机藏进我的侍卫里,我带你离开。”

青鸾的声音是急促的。

对叶南弦来说,青鸾是舍不得让他受一点点伤害的。方正突然去了方泽那里,把青鸾吓得够呛。虽然心里有些不满叶南弦对自己的决裂,但是此时也顾不上许多了。

听到这里,叶南弦低声说:“不用过去了,我不在方泽那里,一会我带着蔓歌过去,你如果觉得不能接受的话,我们会另外找其他的地方落脚。”

这话的言外之意就是,你能容得下沈蔓歌我就过去,不能的话就算了。

青鸾有些微楞,不过随即却更加嫉妒了。

为了沈蔓歌这个女人,叶老大一而再再而三的对她疾言厉色的,现在还对自己都防备起来了,这是青鸾料想不到的。

看来这个沈蔓歌真的在叶南弦的心里很有地位。

如果她非要和沈蔓歌硬着来的话,估计叶南弦会离自己原来越远,甚至他们原本炮火战斗中凝结下来的情谊也会消失殆尽。这是青鸾的优势,她绝对不能让沈蔓歌把她这一点优势都拿走。

想到这里,青鸾连忙说道:“叶老大你说什么呢。既然是嫂子,我自然会用心对待的。我派人去接你们吧。”

“好。”

这声嫂子让叶南弦的心里熨帖了一下,不过也没有放松警惕。

他可是记得女人之间的战斗是无声的,在这个时候他是会坚定地留在老婆身边的。

沈蔓歌带着墨云清出来的时候,叶南弦也结束了通话。

“可以过去了吗?”

沈蔓歌心领神会,心里虽然各应,不过也没有表现出来,反而落落大方的让叶南弦有些看不明白了。

不过现在的情形叶南弦也看的明白,想要保住沈蔓歌和墨云清的命,还真的只有青鸾那里比较安全。

墨云清看了看沈蔓歌,又看了看叶南弦,低声说:“如果没什么事儿我们就走吧,这里呆的时间长了怕是不妥。”

“好。”

沈蔓歌主动挽起了叶南弦的胳膊,三个人走了出去。

方悦悦看到他们出来的时候丝毫不意外,并且笑眯眯的说:“你们这是商议好了要离开了吗?”

沈蔓歌的心咯噔了一下。

她总觉得这个方悦悦好像什么都知道,所以才特别的不安。对方把自己的家底都摸清楚了,可是她对人家却一无所查,这种现象真的很不安。

叶南弦眯着眼睛看了一下方悦悦,从她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这个女人要么就是隐藏的很好,要么就真的很单纯,但是叶南弦觉得后面这种说法自己都不信,果然宫里的女人都是厉害的人。

“是的,我们要离开了,这段时间谢谢你对我妻子的照顾。这份恩情回头我会还的。”

叶南弦说的很官方。只要对方有所图谋,他还是觉得可以相处的。

方悦悦却笑着说:“好,这话我记下了,不过暂时我没什么需要你们的地方,等以后吧,没准真的会麻烦你们呢。”

这话说得有些让沈蔓歌纠结,但是现在的情形也让她没得选。

“我表哥那边没事儿吧?”

既然方悦悦已经把她的家底都查清楚了,自己在隐藏下去也没意思了,沈蔓歌索性把话跳开了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