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事儿,我父亲不会对我二哥做什么的。放心吧,况且二哥已经答应和我表哥合作了,我父亲看在我表哥的面子上也不回为难二哥的。“

方悦悦说起表哥凌千羽的时候特别的高兴,甚至有点自豪。

沈蔓歌暗暗地记下了这个名字,打算让人好好查一查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来路。

“你们怎么走?是自己走?还是我派人送你们?”

方悦悦倒是显得落落大方的。

“我们自己走吧,就不给你添麻烦了。”

话虽如此,但是沈蔓歌知道,自己不过是不想让方悦悦知道自己去了哪里罢了。不过在这个宫里,方悦悦的情报网真的特别牛逼。

“你们是要去五姐那里对吗?这样的话你们就不要走阴阳口了,有条路可以直接通过去的。”

方悦悦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给沈蔓歌他们指了另外一条路。

这条路没有巡逻队,也没有看守,离青鸾的宫殿也比较近,一看就知道青鸾让他们走阴阳口的时候有多么居心不良。不过现在沈蔓歌也权当什么都不知道,笑着对方悦悦说:“谢谢你了。”

“不客气,都是一家人。“

方悦悦还是让人把沈蔓歌他们给送出了宫殿,并且去了小路之后才撤离了。

叶南弦从知道可以不用走阴阳口开始就阴沉着一张脸。

看来自己并没有冤枉青鸾,她确实想要对沈蔓歌做什么。

想到这里,叶南弦拽了沈蔓歌一把,低声说:“我一会联系南飞,让他亲自过来把你和墨姑姑带走。”

“我不走。”

沈蔓歌知道叶南弦担心自己,可是这个时候贺南飞进来无疑是冒了太大的风险了。

他们三个还不知道能不能走出去呢,何必再牵扯一个人进来呢?

况且青鸾这个女人,沈蔓歌说什么都要见上一见的,这一点谁也改变不了,即便是叶南弦也不行。

叶南弦有些郁闷了。

“蔓歌!”

“你让她留下吧,就这样把她送走了,她指不定心里怎么想你和青鸾呢。与其让她回去胡思乱想的,不如就让她见识一下你的青鸾堂主,她的心里还自在一些。”

墨云清看到他们俩这个样子,不由得开了口。

叶南弦叹息了一声说:“我和她没什么,也不会有什么的。”

“那你怕我留下来干嘛?”

沈蔓歌的眼神带着一丝怨怒。

叶南弦真心觉得现在这个局面有点让他无法掌控了。

“我怕她伤害你,我怕你受委屈。”

“谁受委屈还不一定呢。”

沈蔓歌此时就像是穿着盔甲的战士,誓死保卫自己的婚姻自己的男人,那个青鸾不管有多厉害,放马过来好了,她才不怕她呢。

见到沈蔓歌如此固执,叶南弦终究没有再说什么。

三个人沿着小路直接去了青鸾的宫殿。

当青鸾看到叶南弦和沈蔓歌从这条路进来的时候,脸色微微的变了变,同时快速的看向了叶南弦,发现叶南弦也在看她,那双好看的丹凤眼闪烁着一丝失望和恼怒,青鸾顿时有些郁闷了。

到底是谁告诉他们这条路的?

无疑是把她给卖了。

不过这个时候青鸾也没有说什么,而是直直的看向了沈蔓歌。

果然长得妖媚。

青鸾在心里评价着,脸上却不显。

这是个高手。

沈蔓歌第一印象就是这个,她想象过青鸾很多样子,却没想到这女人长得如此好看,如此孤冷,就像是高山上的寒梅,迎风绽放,让人无法忽视她的美。

这样的女人惦记着自己的丈夫,沈蔓歌觉得很有压力。

叶南弦也能够察觉到空气中的不安定因子,咳嗽了一声说道:“这是我妻子沈蔓歌。蔓歌,这是我和你说过的小妹妹青鸾。”

沈蔓歌主动笑了笑,朝着青鸾伸出了胳膊。

“你好,青鸾,这段时间还麻烦你多多关照了。”

“好说。”

青鸾握住了沈蔓歌的手,却不动声色的暗自用力。

两个人的较量从一打眼的时候就开始了,如今感受到青鸾的挑衅,沈蔓歌微笑着,也暗自将力气放在了胳膊和手腕上。

电光火石见,青鸾突然松了手。一切看起来十分平常,但是沈蔓歌的力道却有点没收得回来,身子不由自主的往前趔趄了一下,腰间突然一双有力的胳膊及时的圈住了她,温柔的声音也在耳边响起。

“是不是饿了?我看你都站不稳了。”

叶南弦的目光温柔似水,却好像喂了毒的匕首,深深地刺进了青鸾的心口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