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千羽睡觉一直都是惊醒的,即便是青鸾在身边他放松了自己,可是难么大的身体倒地的声音还是让他猛然睁开了眼睛,神情瞬间清醒过来。

他环视了一下房间,就看到青鸾晕倒在地上,鼻子里血缓缓地流淌着,弄得她满脸都是,甚至都沾染到了衣领上。

凌千羽快速的起身,直接找来医药箱,拿出自己的银针一下子插到了青鸾的一个穴位上,鼻血总算是止住了。

他将青鸾大横抱起放在了床上,命人将仪器搬来,给她做了一个全身检查和头部扫描。

青鸾说她记忆有两年的断层,如果她没骗他的话,应该是伤了头压迫神经了。

凌千羽很快的看到了青鸾的脑部手术痕迹,也看到了手术不得已中止的一根脑神经。

他的脸顿时阴沉了几分。

所以她说的都是真的?

所以她真的忘了他?

凌千羽的心针刺般的疼痛着。

那么深刻地记忆怎么就可以忘记?那么精致的手术,为什么偏偏压迫这根神经?

如今青鸾估计是想去想起什么,才会引发旧伤撕扯,从而流了鼻血。如果不加以阻止的话,或许以前的手术会失败。

想到头部溢血的后果,凌千羽的脸更加阴沉了。

“把仪器搬出去,没有我的允许,谁都不许进来。”

“是。”

下人把仪器都搬了出去。

凌千羽看着昏迷中的青鸾,一时间没有了睡意。

这些年如果不是因为青鸾,他未必能够撑得过来,那段日子是他一辈子的记忆,可是对青鸾而言却是个可丢可弃的东西是吗?

他知道自己怪不得青鸾。

当初的手术医生已经选择了伤害最小的方案来做了,甚至也做的很好,如果那段记忆里没有他和青鸾的过往,或许他也会这样决定的。可是凌千羽心里就是不舒服,很不舒服。

他的思绪不由得回到了那年夏天。

他还是第一次接受家族的委托出去办事,没想到半路遇到了恐怖分子,为了保护凌飞,他让凌飞带着货物先走,自己则留下来拖住那些人,最终寡不敌众的被擒了过去。

凌千羽以为自己这次死定了,却没想到一队人马将他们都给救了,里面居然还有个漂亮的女孩子,后来他才知道她叫青鸾,是特别行动队的人。

特别行动队隶属于军队,那一刻的他很是庆幸,甚至觉得青鸾很是神圣,便有些动心了,却没想到这个女人不过是外面看起来甜美,实际上却是个暴性子。

那次行动他们之中有人被劫持走了,青鸾为了救回那个人不惜以身犯险,不听军令单独行动。

为了怕她出事,凌千羽想跟上去的,却被她给喝退了。

当时她怎么说来着?

哦,对了。

她说:“你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富家公子来给我填什么乱?帮我?不给我惹麻烦就是好的了。现在开始你从哪里来的就给我滚回哪里去。我青鸾要做的事儿你还不够格帮忙!滚蛋!”

那是凌千羽第一次被人呵斥的像个孙子似的,偏偏这个人还是自己心仪的女人。

他的自尊心受到了很大的伤害,但是也冷静的知道青鸾和自己前去无异于自寻死路,所以他默默地离开了,并且第一时间联系凌飞调动凌家所有人来帮助青鸾,奈何自己最终还是晚了一步。

凌千羽回来的时候,双方的战斗已经结束,战况惨烈的让凌千羽心神俱裂。

他到处打听青鸾的消息,才知道青鸾当时要救的人是叶南弦,人是救出来了,可是青鸾却命悬一线。

当时军区的医生不多,能做手术的更是少之又少,凌千羽主动自告奋勇的上前拿出自己的医生执照,来给青鸾做手术。

那是凌千羽这辈子想起来都胆战心惊的手术,如果不是自己技术过硬,如果不是强迫着自己静下心来,把青鸾当普通患者看待,他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好好地昨晚那台手术。

事后他整个人都虚脱了,久久不能起身,还把凌飞吓得够呛,以为他也受伤了。

可是等他休息过来之后才听说叶南弦和青鸾本来就是一对,更是为了这次事情,叶南弦和青鸾的好事将近了。

这样的结局让凌千羽很是难受。

他虽不是好人,但是对青鸾倒也是算得上君子。青鸾救了他一命,他还了她一命,算是抵消了吧。

这样想着凌千羽虽然依然难受,但是好歹给了自己一个放弃的借口和理由。

因为要协助调查,他们必须在驻地呆上几天,却没想到几天后叶南弦一个人走了,把青鸾留在了这里。

叶南弦对青鸾说了什么凌千羽并不知道,只知道那天青鸾找到他,要和他喝酒。

她一个重伤患者找他一个医生喝酒,这怎么可能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