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那么忙怎么有时间过来了?”

“来看看小侄子们,顺便跟着叶子去海城住几天散散心。”

墨池的话顿时让萧老爷子想到了什么,随即眼神多了一丝感激。

“你这是给自己放年假呢?”

“恩,我好几年的年假都没休了,正好休息休息。”

墨池淡笑着,对萧老爷子也是一如既往地尊敬。

沈蔓歌见墨池和萧老爷子也聊得来,不由得笑着说:“南弦,你这位兄弟脾气什么都挺好的,有对象了吗?”

“没,你想给他介绍么?”

“我手里哪里有现成的姑娘。”

沈蔓歌白了叶南弦一眼,叶南弦只是笑着,那幸福的样子看得墨池有些郁闷。

他这是上赶着来吃狗粮的么?

墨池和萧老爷子离开了病房,带着叶梓安三个孩子先上了飞机。叶南弦让月嫂抱着孩子们,他则抱着沈蔓歌也走出了病房。

怕沈蔓歌被风吹着,叶南弦又是帽子又是围巾的,把沈蔓歌包的像个木乃伊似的,弄得沈蔓歌相当无语。

“叶南弦,我自己走可以的。”

“你坐月子呢,不能走路,不然回头脚后跟疼。我听那些护士是这么说的。”

叶南弦说的相当认真。

沈蔓歌郁闷的说:“走几步真没事儿,我总不能在床上躺一个月吧。”

“也可以,你要干嘛就告诉我,反正我也没事儿干,公司交给大哥了,我放心。你上厕所干嘛的叫我就好。”

叶南弦说的认真,沈蔓歌却差点跳脚。

“开什么玩笑?我是坐月子,不是坐牢。叶南弦你不能这样。”

“乖,月子期间不适合情绪波动太大。”

叶南弦一边说着一边抱着沈蔓歌上了飞机。

三个孩子围着小弟弟们倒是兴奋地很,沈蔓歌虽然不满叶南弦的独裁,不过因为身体还是虚弱的关系,上了飞机就睡着了。

墨池和萧老爷子坐在一起,清楚地看到有几个人跟了过来,却在看到是墨池的专用飞机之后踌躇不前。

萧老爷子低声说:“今天的事儿谢谢你了,不过墨老那边……”

“不用管。有我在,我不会允许任何人伤了孩子的。”

墨池不是一个随便说出承诺的人,但是一旦说出了那就是言必行行必果的。

萧老爷子点了点头,低声说:“孩子的数据有问题?”

“没问题。但是因为蓝晨那滴血的关系,他有些担忧而已。”

终究是自己的老子,墨池在外面还是给他留了面子。

萧老爷子听到墨池这么说,顿时松了一口气。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说道:“我们家小曾外甥的血液成分没问题,那会不会和遗传有关?”

“你们两家不是没有外族血统吗?”

墨池就是随口一问,就听到萧老爷子说道:“谁说没有?”

“啊?”

叶南弦顿时楞了一下。

“外公,咱们家有外族血统啊?”

“有啊。”

萧老爷子连忙点头。

叶南弦和墨池的脸色顿时兴奋起来。

“谁啊?”

“蔓歌她外婆。”

萧老爷子说道:“起先没想起这件事儿来,后来回去好好想了想,才想起来我家老婆子的外祖母是h国人。当年据说被人贩子卖到了咱们国家,被我家老婆子的外祖父给买下来了。不过当时那个社会挺排斥外国人的,更何况长相和我们也不同,所以当时就是当个玩意给买回来了,也没有个名分。后来生下了我家老婆子的母亲,索性长相什么的随了我们这边了,她外祖父这才让孩子入了族谱。不过听说她外祖母生完孩子没多久就去世了,加上这件事儿被外祖父给三令五申的不许再提那个人,慢慢的就把那个外祖母给忘记了。后来我家老婆子的母亲也没有外国血统的痕迹,我家老婆子也挺正常的,所以我就把这事儿给忘了。“

说道这里,萧老爷子顿了一下,好像在回忆什么,然后接着说:“我还记得我和老婆子结婚的时候,她手里还有一张外祖母的黑白照来着,后来放哪儿我给忘了。这毕竟也不是什么大事儿,所以这么多年了我也没想起来还有这么件事儿。你说小宝这孩子会不会是因为这个才是蓝眼睛的?”

墨池和叶南弦听着有些新奇。

沈蔓歌外婆的外祖母,那就往上数好几代了,那个年代确实小妾什么的也不算什么的。

只是……

墨池咳嗽了一声,问道:“萧老爷子,当年您结婚政审过吧?”

“审过,不过因为她外祖父把这个秘密给咽下了,而当时她外祖母就是个妾,甚至连妾都不算,也上不了族谱,所以也查不出什么。”

这话倒是让墨池有些明白了。

“那那张照片还能找到吗?如果能够证实你们家祖上有这个血统,我爸那边就好说了。”

墨池虽然气墨老爷子,但是也不希望真的和他起冲突,现在有了新的突破点,倒是让他有了一丝希望。

萧老爷子连忙说道:“我回家找找,老婆子的东西当年离婚的时候她带走了一些,不知道还在不在。老婆子去世以后,她的东西倒是留给了刘梅了。只可惜刘梅走弯了路,我回头给宋文琦打电话,问问他知不知道他妈的那些物件放在哪里,或许能够找到也不一定。”

听到萧老爷子说道刘梅的时候,叶南弦的心突然咯噔了一下,有什么想法在脑海里一闪而过,却因为太快而没有抓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