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这个位置和身份,让他身边的兄弟越来越少了,本以为叶南弦能够陪着自己走到最后,可是没想到他居然也要离开。

墨池的心里很是烦躁。

勤务兵倒是知道这事儿,便把这事儿和墨池说了。

墨池的眸子猛然眯了起来。

“你是说老爷子怀疑叶南弦的小儿子有蓝晨的基因存在?”

“是。”

勤务兵的话把墨池给气的七窍生烟,他猛地踹了一脚椅子,发出巨大的声响,把勤务兵下了一个哆嗦,却也不敢说什么。

墨池直接推门走了出去,去了墨老爷子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面还有其他人在,见到墨池突然踹门而入,不由得楞了一下,而墨老爷子的脸色顿时黑的像黑锅底似的。

“有没有点规矩?”

“都给我出去!”

墨池的声音带着一丝冷然。

见自己的儿子在外人面前一点不给他这个当爹的面子,墨老爷子的脸色再次黑了几分。

“放肆!”

“如果不出去就永远别出去了。”

墨池一向是狂傲嚣张的,即便是大头兵的时候也如此,但是他的能力却让人不得不佩服。

几个人看了看墨老爷子,墨老爷子也了解这个儿子的驴脾气,虽然生气和不满,还是挥了挥手,让那些人出去了,并且关上了门。

屋子里只剩下两父子的时候,墨老爷子有些无奈的看着他,说道:“你又发什么疯?现在你什么身份不清楚吗?在其位要有相同的德行来匹配,你看看自己现在像个什么样子!”

“你是不是打算把叶南弦的儿子给扣下?”

墨池才不管墨老爷子说了什么,直接单刀直入的询问。

墨老爷子微微皱眉,说道:“这事儿你别管。”

“我别管?爸,你是不是忘了,我这条命是谁救回来的?”

墨池整个人都要炸了。

墨老爷子的眉头紧皱,低声说:“一码归一码,他的儿子很有可能身上有蓝晨的基因,一旦成为第二个蓝晨怎么办?”

“所以呢?你什么意思?打算找个理由和借口杀了那个孩子?然后以绝后患吗?”

墨池说话很不客气,就好像一把尖刀直接刺进了墨老爷子的心脏,让他猛然间也怒了几分。

“你这说的什么话!我这么做也是为了……”

“狗屁!”

墨池直接爆了粗口。

“一个刚出生的孩子能有多大的威胁?我们养了这么多的人,这么多的科学家,难道都是吃屎的吗?连一个孩子都恐惧,说出去不怕人笑话啊?还有,数据上很明白的写着,那个孩子没问题,两个孩子都没问题!你凭什么要剥夺人家孩子的生命?你凭什么?一条人命在你眼里到底算什么?”

墨老爷子被墨池的话气的差点吐血。

“墨池,你是不是疯了?你长在什么样的家庭里你不清楚吗?你从小学的是什么?我们肩膀上挑的是那么多人的安危,容不得一点差错。”

“所以呢?为了那么多人的安危就可以牺牲一个无辜的孩子吗?就像很多年前,你为了那么多人的安危牺牲我妈一样是吗?”

墨池的眸子突然就蓄满了泪水。

墨老爷子突然噎住了。

他看着自己的儿子,突然间明白,自己妻子的死或许是他和墨池之间永远也解不开的结了。

他一直以为墨池长大了,经历了一些事情会明白他的苦衷,可是现在看来,他终究还是不懂。

“墨池,你太让我失望了。”

“你呢?你让我希望过吗?如果不是因为生物学上的关系,你以为我会愿意留在你身边吗?你一直都觉得你的一切决定都是对的,你从来就不会采纳别人的意见。当年我妈的事儿完全可以有其他的解决法子,你却宁愿用最直接最残酷的法子来解决!”

“那是最快最有效的法子!我得保证人质的安全!”

墨老爷子的心口一丝丝的疼了起来。

死的可是他的妻子,他如何不心疼不难过?

这么多年来,他对得起自己的位子,对得起任何人,唯独对不起自己的妻子。

这件事儿压在他的胸口这么多年,始终过不去。如今听到儿子的指责,墨老爷子的心顿时有些承受不住了。

墨池却一点都不怜悯他,他冷笑着说:“人质的安全?人质的命是命,我妈的命就是草是吗?其实当时你蛮可以拖住绑匪的,不一定非要牺牲我妈。可是你为了争取时间,为了你所谓的人质安全,你枉顾自己妻儿的生死。现在你又要用这种冠冕堂皇的理由去伤害一个刚出生的孩子,你还觉得自己特别伟大是吗?我告诉你,你真让我觉得恶心。如果坐上你这个位子注定要如此无情无义,那么我宁愿不做!”

说完墨池直接扯下了肩膀上的臂章扔到了桌子上,冷冷的说:“现在我就去带叶南弦一家离开帝都,我倒要看看谁敢拦着。为了你所谓的大义,你完全可以对我开枪,反正你已经牺牲了一个妻子了,也不必在乎一个儿子!”

墨池说完转身就走,那决绝的背影顿时刺痛了墨老爷子的心,让他扑通一声跌坐在椅子上,仿佛一夕之间苍老了很多。

难道真的是他做错了吗?

防患于未然,为了那么多人的生命安全着想,他错了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