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丫头有毒!

叶睿心里微微叹息,只好拿出手边的书本看着,可是那些字仿佛都认识,连在一起却不知道到底讲了什么。

哗哗的水声停止的时候,叶睿下意识的感觉自己浑身的神经都紧绷了。

他不敢回头,也不能回头,就那么拿着书站在门口,仿若在心无旁骛的看书。

宁若兮出来的时候就看到这么一副画面,不由得上前抽走了叶睿的书本。

淡淡的馨香扑面而来。

叶睿微微皱眉,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宁若兮瞬间紧追而上。

“你怕我?”

“没有。”

叶睿回答的飞快,反倒是因为快而差点咬到了舌头,这样子顿时逗笑了宁若兮。

“你刚才对那个什么立爷说家人是你的底线,而你为了我动了手,伤了人,我可不可以认为在你的印象里,我已经算是你的家人了?”

宁若兮吐气如兰,让叶睿不由得再次燥热起来。

“恩。”

他说完就想躲,却发现身后已然是墙壁,躲无可躲了。

宁若兮仿佛也看到了这一点,她更是往前一步,踮着脚尖,圆润的鼻梁差一点就碰到叶睿的鼻梁了,彼此间的气息叫缠着,无端的多了一丝缠绵诱,惑。

叶若平白的有些口干舌燥。

“我去喝点水。”

他那么淡定的一个人直接蹲下身子从宁若兮的胳膊下面钻了过去,然后有些狼狈的去了桌边,倒了一杯凉白开灌下去,却丝毫觉得这玩意好像没什么用。

叶睿从不觉得自己是个管不住自己情绪的人,甚至在队里他都以高深莫测著称,可是在宁若兮面前却失了平时的沉稳。

果然有些话不能听,有些窗户纸不能捅破。

想起宁若兮之前在自己养着宁佳佳的别墅门前对他说的那些话,叶睿又觉得血液沸腾了。

“这里很危险,我暂时还不能把你送出去,所以从现在开始你要寸步不离的跟着我,知道吗?”

“寸步不离?”

宁若兮突然笑的有些贼。

“那我晚上可以和你一起睡吗?”

她不知何时到了叶睿身后,惊人之语差点让叶睿跳起来。

自己这是怎么了?

叶睿努力的做着深呼吸,努力的让自己心如止水,奈何宁若兮今天就像个妖精似的,完全放弃了原先的矜持和进度有理。

察觉到宁若兮又靠近了几分,叶睿再次往旁边侧了侧身子,看宁若兮的眼神带着一丝无奈和宠溺。

“玩够了没有?”

“没有。”

宁若兮倒是坦然。

她坐在了叶睿的对面,看着他俊逸的面容,突然问道:“一个医生被囚禁在这里,或许是被逼无奈,但是一个能拿着手术刀杀人的医生,是不是有些不太正常?师兄,老师可没说这手术刀可以杀人!”

虽然叶睿刚才是为了她才出手的,但是宁若兮想要搞清楚的事情自然不会这么轻松揭过。

况且这仿佛是叶睿的面具,她必须要一层一层的摘下来,看看她喜欢的人到底是什么神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