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紫陌这话说的有些口不择言了。

傅晞宸的脸色顿时苍白了几分,却没有在说什么。

萧韵宁从叶梓安哪里知道傅晞宸对苏紫陌的感情的,如今看到苏紫陌如此欺负傅晞宸,好歹也是自己这些年护着的小弟,怎么能够看得他被苏紫陌这样欺负?

她顿时气呼呼的说:“苏紫陌,你如果输不起就明说,不要迁怒与老傅。”

“我输不起?”

“不然呢?当初是你说要公平竞争的,现在梓安选了我你却输不起了?这就是你所谓的胸襟和气魄?”

萧韵宁的话仿佛一记耳光狠狠地打在了苏紫陌的脸上。

她突然觉得自己挺没脸的。

苏紫陌咬着下唇一把推开了傅晞宸朝外面跑去。

“切,什么脾气。”

萧韵宁有些吐槽。

傅晞宸有些头疼的说:“小老大,你少说两句吧,紫陌最近心情压力挺大的,你就别刺激她了。况且你和老大被隔离审查确实有点关系,我们都听关心老大的。”

这是傅晞宸第一次对萧韵宁说话带着一丝不满。

萧韵宁顿时禁声了。

“叶总,叶太太,我先去看看紫陌,你们随意。”

说完傅晞宸转身就跑。

萧韵宁这才发现任妈妈和任萍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回了病房,这里只剩下沈蔓歌和叶南弦两个人。

她有些难受的说:“叶伯母,是不是你们也觉得我不太好?”

“别这样说,只要自己觉得做得对就坚持下去,我相信梓安那个臭小子有辨别是非的能力,我也相信萧念微的女儿不会差到哪里去。”

听到沈蔓歌这么说,萧韵宁差一点就要说出自己过去的原因了,可是终究她还是忍住了。

急救室的灯灭了。

叶梓安被推出来的时候因为麻药的关系暂时沉睡着,不过医生对叶梓安的病情做了依稀介绍。

好在他伤的并不是很重,仔细休养就会康复。

萧韵宁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萧韵宁和沈蔓歌他们一起推着叶梓安回了病房。

因为叶南弦的关系,这几天病房被保护起来,所有想要进病房的人都被隔绝在外,连军区的人都不例外。

墨池听到叶南弦回国了,巴巴的赶过来,和他聊了一会就走了,对叶南弦的举动也没有制止。

叶梓安总算是得到了几天安静地时光,而沈蔓歌看着儿子虽然受伤却有些红光满面的样子,终于意识到自家儿子可能真的恋爱了。

而恋爱的对象显然就是眼前的萧韵宁。

她笑着说:“臭小子,当初那么躲避宁儿,是不是故意的?你是不是从小就看上宁儿了?”

“妈,我可是你亲儿子!”

叶梓安有些无语了。

他妈这话说的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要知道最终要落在萧韵宁的手里,他从小能对萧韵宁那样无情冷漠么?

可惜一切都没有早知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