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也想躲过去的,明明算计着分寸也可以躲过去的,但是萧韵宁总是有办法和手段揍到他。

保镖最后简直都想哭了。

萧念微最后一脚直接踹在了保镖的自尊上,疼的保镖哀嚎一声,整个人跪在地上冷汗涔涔,再也动弹不得分毫。

“老虎不发威,你当老娘是病猫了?敢当着我的面捂死我的孩子,你是向天上借胆了?”

萧念微心口的怒火蹭蹭的往上冒。

她的记忆已经复苏了。

她不是什么阿宁,也不是什么卓德笙的女人,她是萧韵宁!

而那个阿笙……

萧韵宁的眸子闪了一下。

狗男人!

好好地叶梓安不做,来这里做军火头子。还装的有模有样的。

敢对她催眠?

这狗男人现在真的是仗着自己喜欢他敢如此为所欲为了是不是?

但是萧韵宁也知道现在叶梓安命悬一线,秋后算账的事儿还得缓缓。

“来人!”

萧韵宁直接喊了一嗓子。

外面顿时有人走了进来。

萧韵宁看着这些叶梓安带来的心腹,不由得冷笑着说:“自己身边进了贼都察觉不到吗?你们也配在你们老大身边待着?”

这话,这气场顿时让所有人有些汗颜,也感觉到了压抑。

“把人待下去好好审审。趁着你们老大受伤,打算弄死我们娘俩,这也是你们的意思?还有鲸鱼呢?让他给我滚过来!”

萧韵宁可还是记得是鲸鱼给她做的催眠。

保镖此时看到屋子里的一切也就明白了。

奇怪的是这里面打的如此热闹,他们在外面居然什么都听不到,也是邪了门了。

几个人快速的把这里清理好了。

晨曦有些愣神的看着萧韵宁,感觉妈咪好像变得不一样了,但是又好像还是一样。

她犹豫着站在那里看着萧韵宁,不知道自己改怎么做才好。

萧韵宁看着眼前的晨曦,所有的戾气都收敛了,慢慢的走了过去,心疼的问道:“有没有那里手上?”

“妈咪!”

晨曦直接扑进了萧韵宁的怀里哭了起来。

刚才真的是吓死她了!

她真的以为自己快要死了!

萧韵宁也有些心疼的抱起了晨曦,低声说道:“好了,没事儿了,都过去了。”

晨曦依然哭的厉害。

萧韵宁的心里有些酸涩。

有个保镖看着萧韵宁此时的样子,低声说:“阿宁小姐,老大他现在情况不太好,鲸鱼队长正在里面参与抢救,所以刚才……”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余平。”

余平连忙说道。

萧韵宁看了他一眼说:“九爷身边最可靠的人就是你们吗?”

“是。”

“让人把这里给围了,任何人不许进入。包括卓老爷子!在他醒来之前,连只苍蝇都不许飞进来,否则……”

“我明白了。”

余平连忙安排了。

萧韵宁却知道自己此时应该配合着叶梓安做点什么。关键还是他的身体。这狗男人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