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菲菲!你说你不是故意的?我怎么可能会相信?”唐千千气得胸膛都在剧烈地起伏,眼珠子都快从她美丽又愤怒的脸庞上瞪出来了。

她就是故意,因为自己看不起她。

而白菲菲却百口莫辩,只能看着旁边推了她一把,还在幸灾乐祸的秦希媛。

秦希媛就是刚刚在背后推了一步白菲菲的幕后黑手,此时此时正笑得春风得意。

看见那个白菲菲吃瘪,她就是开心,心中升起一阵阵的愉悦感。

“是她!”白菲菲并不想就这样吃了哑巴亏。

刚刚分明就有一个人推了她。

她环顾四周,果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秦希媛。

这个秦希媛在自己背后搞的小动作一套接着一套,刚刚要是没有猜错的话,推她的那个人就是秦希媛。

秦希媛突然看见白菲菲的手指突然指向了自己,也不慌不忙,脸色淡然。

她知道就凭白菲菲,是翻不出什么水花的。

“是她!刚刚推了我一把,我才会突然扑到画上去的,把画弄坏的。”白菲菲坚定地指着秦希媛。

秦希媛笑了一声,“你说是我推的,就是我推的吗?你有什么证据?”

“秦希媛,刚刚就是你推的!”她刚刚还对自己笑得那么挑衅,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

“你说是就是吗?就你长了嘴,那我还说你是自己撞上去的呢?”秦希媛嘲讽一笑,势必要给白菲菲一点苦头吃。

秦希媛心里也知道,其实唐千千也不怎么待见白菲菲这个大嫂,现在白菲菲又把唐千千最宝贝的珍藏画作给弄坏了,这次肯定不会轻易放过她。

周围都响起一阵嘲讽的声音。

在南城的名媛圈里,就是这样,没有地位都是没有尊严的。

“我……”而白菲菲一个人孤立无援,周围看戏的人很多,没有一个人愿意帮她。

刚刚那么多人,一定有人看见秦希媛推了她一把,但是没有人会站出来为她证明。

他们不会为了一个白菲菲,去得罪秦希媛。

而站在一边的商恬看着那副画,陷入了沉思。

那副画那么名贵的吗?

她认真地看了一遍又一遍,那副画不是她随手画着玩的吗?

应该没错,每次画完画,她都会在画底下画个圈的。

那副画最底下也有一个圈。

商恬在A国的时候,娱乐活动很有限,因为苏哲一直会限制她的出行。

所以她无聊的时候,自己会画画什么的,很多画都是随手创造的。

只是她从来没有对公布过她的画啊,更加没有出售过。

她的画都被苏哲好好保管起来了,怎么会出现这里?

而且他们居然还因为自己随手画的一副画吵得那么厉害。

那几个姐姐在那里吵得好凶啊。

中间那个看起来白瘦白瘦的姐姐看起来好可怜啊,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忍都忍不住,她看了都觉得怪可怜的。

想要上前去给她擦眼泪。

就当她想上前的时候,谈枭却拉住了她,“商恬,你要去做什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