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睛还有些红红的,看起来像一个粉扑扑的小团子,窝在苏哲的身上。

苏哲就像老父亲带着自己的女儿一样,姿态宠溺。

商恬吸着酸酸甜甜的草莓牛奶,带着气音问苏哲,“苏哲哥哥,刚刚那个姐姐,她是不是很难过?”

“没有,很快就会好的。”苏哲知道那个女人是故意的,并不是什么善茬。

“可是,她刚刚都急哭了,好像我弄坏了她什么很珍贵的东西一样。应该会很难过吧。”商恬心里还有些担忧。

“我是不是应该赔一条新裙子给她?”商恬还在想刚刚的事情。

苏哲看着商恬无比真诚的脸,没有办法告诉她真相。

真相是那个女人根本就不在意那件礼服。

她不过是像利用颜伊,故意穿了一件一模一样的礼服,想引起某些人的注意而已。

他有时候就希望她永远单纯善良下去,永远不要知道这个世界的真相。

“没事的,她不会介意的。”苏哲耐心地哄着她。

“真的吗?她看上去哭得那么伤心?”

“如果你实在介意,我会派人送一件新的礼服给她的。”商恬的善良让苏哲心里一软,松懈之下就答应了。

虽然那个女人应该不会领情。

“嗯嗯。”商恬的草莓牛奶喝到底了,发出咕咕噜噜的声音,内疚的情绪也差不多过去了。

挣扎着从苏哲的身上爬了下来,要去别的地方玩。

今天苏哲出门带的人不多,根本就不知道商恬突然会来,只好让自己的一个下属跟着她。

“看好小姐。”苏哲在这里耽搁的时间也有些久了,很多商场上的故人都还没有打招呼。

应酬才进行了一半。

商恬离了苏哲的管束,犹如一只重获自由的鸟,在唐千千的私人收藏画中,来回地穿梭。

已经把刚刚的情绪一股脑给忘了。

而谈枭的目光一直默默地跟随着商恬,时刻留意着她在每一副画面前停留的时间。

商恬看画的时候很专注很安静,并不会被周围的声音都干扰。

有时候也会没注意到周围的人,“砰”地一声,她撞上了一个结实的胸膛。

抬头一看居然是他,她又看见了那双漂亮深邃的眼睛。

“谈……谈枭哥哥。”商恬喊人的时候奶声奶气地,嘴巴一张一合的时候似乎闻到一股奶油草莓味。

“嗯,商恬,你喜欢看这些画吗?”谈枭刚刚一直在默默地观察她,发现她是真的在欣赏,并非是做样子。

只是她喜欢画看画的样子跟她本人给人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仿佛是另一个她。

“嗯嗯,喜欢看。这些画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商恬说话的时候舔了舔自己的嘴巴,嘴巴还留有刚刚的草莓味道,酸酸甜甜的。

“谈枭哥哥,你也喜欢看画吗?”她仰头随口一问。

这简单的一问居然把谈枭给问住了,他也喜欢画吗?

其实他不喜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