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恬瞬间背后窜起一股寒流。

这个声音不对了,苏哲哥哥好像又生气了。

“苏哲……苏哲哥哥……”商恬僵硬地转过头来,就看见了苏哲那张彻底黑掉的脸。

他才离开了没多久,小祖宗怎么又在给他惹事。

实在是头痛。

一天到晚,他真的是有操不完的心。

他扫到商恬背后的谈枭,厉声道:“过来!”

商恬只好放开白菲菲的手,低声对她说:“白姐姐,我先走了。”

白菲菲怕商恬被责怪,在苏哲面前解释:“苏少,刚刚是商恬小姐出手帮了我,我才得以脱身,一切都是因我而起的,你别怪商恬小姐。”

苏哲这才正眼看了一下白菲菲,是个漂亮的女人,而且还是难得一见的漂亮。

只是在上流社会并不会缺漂亮的女人。如果一个女人空有皮囊,在这个社会就是灾难。

他原本就像这样走了,可是经过她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说。

“商恬单纯善良,帮了你这一次,”苏哲转头望向她,“但是她帮不了你每一次。”

白菲菲立马就听懂了苏哲的意思。

没有人能帮她,除了她自己。

在唐千千要求她下跪的时候,她就明白了,有些想法也开始在她心底发芽。

“我知道了,谢谢苏少的提醒。”

苏哲抓起商恬的手,就往走廊上走。

“苏哲……苏哲哥哥,你带我去干嘛?”商恬几乎是被扯着走的。

而苏哲粗暴的态度终于让她感受到了一丝害怕。

“你要带她去干嘛?”突然间苏哲抓着商恬的手被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按住。

转头一看,就对上了谈枭冷淡的眉眼。

两个人之间的气场立马不对劲了,空气都变得稀薄起来。

有股无形的压力冲击着商恬。

苏哲浑身也升起前所未有的攻击力,说话的时候都带着似有如无的敌意:“谈少?有事?”

“你要带商恬去做什么?”谈枭压着眉眼,雾霾蓝的眼眸愈发深沉。

“呵?谈少,你是不是多管闲事了?”苏哲心里有股无名火,“我带我的未婚妻去哪里管你什么事情?”

这一句的杀伤力很大。

谈枭的脸一下就白了。

“商恬都不愿意了,你就算是她的未婚妻,也不能违背她本人的意愿。”谈枭堪堪稳住了自己的立场。

才没有败下阵来。

“谈少,我劝你少管别人的家务事。”苏哲把家务事这几个字咬得极重,两人对峙着,中间似有火花四溅。

两个人的样子,把商恬看得一愣一愣的,怎么回事?

她从来没有在苏哲哥哥脸上见过那种表情。除了她把苏哲哥哥惹生气以外,苏哲哥哥一直都是一个温柔的人。

而谈枭哥哥,除了第一次见面被她无礼的态度吓得推了她一把以外,从来都是温文尔雅的。

怎么两个人碰在一起,好像要炸了一样。

她想不通。

苏哲忍不住下去了,“放手!”

谈枭抓着他手臂的力道却没有减少,两个人对峙中,一触即发。

突然间有个凉凉的东西掠过他的嘴唇。

雾霾蓝的眼睛一下子变得浓郁了,低头一看,是商恬往他嘴里塞了一颗糖,是草莓味的。

甜甜的。

让他心中的怒火一下子就浇灭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