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枭看着门外的人,有一瞬间的慌神。

短暂的思绪之后,谈枭开口道:“这么晚了?有事吗?”

他并没有开门。

站在门外的颜俪有一丝尴尬,这个男人居然对她严防死守。

她的脸都有些挂不住了,“谈少,我是来给你送燕窝牛奶的。”

“我带了些过来,一个人喝不完,就想着分给大家一起,唐小姐他们我也送了些过去。”颜俪又紧跟着解释了一两句,特意说明自己不是单独给谈枭送的。

门这才开了。

颜俪看向眼前那个男人,穿着一身黑色的睡衣,禁欲的气质更加迷人,头发因为刚起来有点凌乱,但却衬托出他完美的下颚线和精致的五官。

美得每一帧都是海报的级别。

颜俪感觉到自己的呼吸都停顿了,竟然就那种直勾勾地盯着他,半天没有说话。

这个男人浑身上下都充满着魅力。

“嗯,谈少,这个给你。”反应过来之后,颜俪把燕窝牛奶端到了旁边的桌上。

“喝了这个,有助于睡眠,对身体也好。谈少,你趁热喝。”颜俪把东西放下之后,又嘱咐了两句。

期待谈枭能跟她再说些什么。

“嗯。”谈枭冷淡地应了一句,没有接下来的动作。

“你现在不喝吗?”颜俪紧张地询问他。

“我等会再喝。”谈枭仍旧不为所动。

颜俪眼里闪过一丝失落,“那我……那我就先回去了,你早点休息,我就不打扰你了。”

颜俪恋恋不舍地离开,谈枭毫不犹豫就把门关上了。

别的不说,她的那双眼睛确实很像颜伊。

谈枭看了看桌子的燕窝牛奶,没有任何想喝的欲望。

他对这种东西不感兴趣。

而且他基本不喝这种来路不明的东西,他吃过太多的教训,不得不让他警惕。

只是被颜俪一折腾,他更加没有了睡意。盯着窗外的夜景看,黑不见底。

所有的一切都在提醒他,刺激他,他没有忘记颜伊。

今天感受到的尤为明显。

这种被思绪折磨的感觉又来了,五年来,这种折磨就没有断过。

记忆像洪水一般,冲进他的脑袋。

他拧开安眠药的瓶盖,猛地灌了一颗下去。

安眠药成了他唯一的解药。

有时候盯着安眠药的瓶盖,他会想自己有一天会不会完全受不了这样的折磨,而把他、它们全都倒进自己的嘴巴里。

又重新关了灯。

吃完安眠药的谈枭还是非常清醒。

今天安眠药的效果好像格外地差,谈枭感觉到自己有越来越清醒的趋势。

一点睡意都没有。

这个时候门铃又响了。

“叮咚。”

谈枭开始有些烦躁了。

到底是谁?总是三更半夜敲他的门!

本来就睡不着的谈枭现在脾气更大了,“啪”地一声把灯打开了。

快速地走到门前,却发现门外已经一片漆黑,看不清楚外面的人。

谈枭以为是别人敲错门了,正打算往回走的时候,听到一句奶甜奶甜的声音,“谈枭哥哥,你睡了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