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哲还是在众人诡异的目光下,打横抱起商恬,把她抱上了楼。

商恬一走,谈枭也根本就心情继续坐下去了,起身就准备离开了。

“谈少,你就喝了杯咖啡就上去了吗?”颜俪看他要走,忍不住问了一句,“我看你什么都没有吃呢?”

“空腹喝咖啡对胃不好的,要不要还是吃点东西垫垫肚子?”颜俪拿起自己手边的蛋糕,”这个蛋糕就味道不错。”

“谈少,你要不要尝一尝?”

“是啊,现在到吃午餐的时间还早呢,还是先吃点东西的好。“唐千千也跟着颜俪一起劝他。

两个人各怀鬼胎,但是都希望谈枭能够留下来,再待一会,随便聊聊天也好。

“不用。”谈枭把颜俪举到眼前的蛋糕面无表情地推开,他并不喜欢吃这种过于甜腻的东西。

“我还有事,失陪。”谈枭自始至终神色冷淡,眼神疏离,转身就直接离开了。

他的脸色很差,心情也不太稳定,进电梯的时候都心神不宁,按错了楼层。

最后只留下了唐千千和颜俪两个人。

谈枭一走,两个人就装得没有那么卖力了。

“俪俪,你有没有觉得,谈枭对苏少和商小姐两个人有些在意?”唐千千默默观察了谈枭这么久,自然是发现了谈枭的不对劲。

她总觉得谈枭的目光总是似有若无地落在商恬的身上。

颜俪当然知道为什么,不过她还是顺着唐千千的话说,“你也发现了。”

谈枭就是对商恬很在意。

不仅谈枭在意,就连颜俪也在意。

刚刚苏哲和商恬两个人坐在她面前一起吃早餐的时候,她就好像回到了五年前一样。

五年前的她,还能坐在谈枭的身边,以他未婚妻的身份,和苏哲颜伊两个人一起吃饭。

画面就和刚刚一模一样。

不过这一切,原本她唾手可得的一切都被颜伊毁掉了。

如今她回来了,谁也能挡她的道。

“我觉得谈枭好像对商恬很在意,不是一般的上心,原来不是我的错觉。”唐千千得到认同之后,发现自己的直觉没有错。

他是在意商恬的。

可是为什么,偏偏是商恬?

“嗯嗯,虽然谈枭没有很表现出来,但是还是能够感觉得到。”颜俪的心思却已经飘到了别的地方。

“他为什么会对商恬这么特别?商恬不是苏哲的未婚妻吗?”唐千千难以理解,他为什么会在意一个别人的女人?

当然是因为她比自己狠,比自己会整,居然把自己整得跟颜伊一模一样,可真是好手段。一个两个都被她吸引过去了,还假装是一个懵懂无知的傻白甜。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颜俪眼眸幽黑深沉,心底打起了其他的算盘。

“也许人家有人家的本事,能同时吸引苏少和谈少的目光。”

颜俪这番添油加醋果然就激怒了唐千千。

唐千千的眼底闪过一丝厉色。

这个商恬,还挺有本事的。

回到自己被窝的商恬,一觉就睡到了下午,终于睡醒了,伸了一个小懒腰。

下午三点,唐千千举办的私人画展拍卖会要开始了。

她刚刚醒过来,苏哲就过来,让人给她仔仔细细地打扮了一番,带她下了楼。

苏哲第一次带她出现在公共的场合,还是以未婚妻的身份,自然不能让她像上次一样,随随便便就闯进去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