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哲的离场打破了原本一切的计划,拍卖会也只能被迫结束,最终莫奈的《日出印象》都没有拍卖出去。

商恬一走,就连谈枭的心思都不在拍卖上了。

她刚刚的表情好像很痛苦,那个样子好像把他的心拧了一下。

商恬皱眉的样子,也像极了颜伊。

他又想起她死之前的表情,模样,神态。

所有关于颜伊的一切,他都记得很清楚,一丝一毫都刻进了他的身体里。

商恬怎么了?

他忍不住去想,不知道原因。

“谈哥,谈哥,你怎么了?”陆绝发现谈枭默默地看着出口,半天都没有动静。

“没什么。”谈枭终于收回了自己的视线。

有些古怪。

陆绝发现这几天,谈枭都有些不正常,行为举止都和平常不太一样。

“真的没事吗?”苏哲突然走了,那么想要的画都不拍了,还叫做没事吗?

“费了那么大的劲,画又不想要了?”陆绝又问了一句。

谈枭没有说话。

果然,刚刚他哥就是跟苏哲过不去,苏哲走了,他就觉得争起来没什么意思了。

陆绝万万没有想到,他哥也有这一面,感觉起来还有点幼稚。

谈枭半天没有动静,却让颜俪不上不下地,脸色难堪起来。

她还一直等着谈枭把画拍下来,当着所有人的面送给她呢,结果到了最后,谈枭也迟迟不开口。

苏哲都走了,都没有任何阻碍了,为什么谈枭突然之间就没有动作了。

颜俪真的看不懂这个男人,五年前看不明白,现在更加看不明白。

“谈少,你没事吧?看上去脸色不太好。”但是该表示的关心,颜俪还是会表示。

“没事。”简单又疏离的两个字,再配上冰山一般的脸庞,让人非常难靠近。

“刚刚那副画,真的是遗憾。”颜俪声音低婉,一副很惋惜的样子,“要是我能为我姐姐拍下来,就好了。”

“那是姐姐生前最喜欢的一副作品了,如果这副画能摆在她的房间里多好!”颜俪越说越是惋惜。

谈枭听了也陷入回忆之中,颜伊似乎是有过这样的愿望,只是生前这个愿望没有达成。

五年前的他,一直在找,但是没来得及,一切都超出他的预期。

“我真的是太没用了。”颜俪精湛的演技之下,全部都是她设计好的心计。

“没能够完成姐姐最后的愿望。”

谈枭看在他们姐妹情深上,还是收起自己冷漠的脸,出声安慰她:“没关系的,你没有必要自责。”

“可是……”可是她还没有达到她的目标。

“那副画还没有被人买走,就还有机会的。”谈枭正是因为这样,才没有继续下去。

“谈少,你的意思是?私人单独向唐小姐买?”颜俪失落的情绪,立马一扫而空,原来谈枭是这么打算的。

也就是说,他还是打算买来送给自己了,只是打算换一种方式买。

“嗯嗯。”谈枭点了点头。

颜伊要的东西,他一定会帮她拿到,从来如此。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