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恬,你……”

“你上面那颗纽扣是什么掉的?”谈枭低声问了一句。

“我的纽扣?”商恬被谈枭提醒才意识到自己胸口的纽扣是掉了的,她低头看了一眼。

她的纽扣好像是那天晚上为了挣脱谈枭才掉的。

“我……我的纽扣……”商恬一时间吞吞吐吐起来。

应该是昨天晚上弄掉的吧。

她自己也不知道,今天早上爬回来的时候,扣子就不见了。

谈枭从口袋里拿出那颗奶白色印花纽扣,放在她眼前,“这是你的吗?”

和她身上的一模一样。

商恬从他手掌心拿了过来,还特别小心,没有碰到谈枭的皮肤,仔细地看了看,“真的是我的,谈枭哥哥,你怎么找到的?”

“在我的床上发现的。”谈枭看向商恬的目光都多了一分炙热,不知道为什么发现那个人可能就是商恬的时候,心里多了一丝异样的感觉。

“啊?”商恬无邪地抬头看着眼前的男人,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劲,“噢噢,谢谢谈枭哥哥还给我。”

她自然地把那颗纽扣收了起来。

“昨天晚上,你是什么时候走的?”谈枭那天吃了安眠药,后面睡过去了,什么都不记得了,他只记得商恬为了躲苏哲钻进了他的被窝。

“我……”商恬原本想实话实说的,可是她突然想起苏哲哥哥对自己说的话。

你谈枭哥哥有皮肤接触障碍症,最厌恶别人触碰到他。

你和他相处的时候,可得小心了,千万不要碰到他,不然他就会非常生气。

商恬不想让谈枭哥哥生气,也不想被谈枭哥哥讨厌。

刚刚到嘴边的实话又吞了回去了。

她不能让谈枭哥哥知道自己昨天和他紧紧地抱在一起,还做了他最讨厌最生气的事情——亲亲。

“那天晚上,等外面没了声音,我立马就走了。”商恬撒谎了。

努力掩盖了那些已经发生的事情。

谈枭听到商恬的回答,心里竟然有一丝失望。

昨天晚上应该还是一场梦境,即使再逼真,也不会是真的。

颜伊再也不会回来了。

商恬看到谈枭的表情变化,以为他还是生气了。

“谈枭哥哥,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昨天晚上不应该钻进你的被窝的,我不知道你不喜欢那样的。”商恬非常诚恳的道歉。

她昨天晚上钻进他的被窝,应该也很生气吧,那天自己还抱了他。

谈枭的脸色更差了。

“谈枭哥哥,真的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会了。”商恬一边保证还一边后退了一步,来跟他拉开距离。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但是当谈枭想要走进一步,跟商恬解释的时候,商恬却视他如猛虎,又后退一步。

“真的,谈枭哥哥,我保证。”谈枭的脸色越差,商恬道歉的态度就越诚恳。

奶奶的,脆脆的,声音听起来格外的真挚。

不知道为什么,谈枭听了这句保证,心里更加郁闷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