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家里厨子做的安神汤,你趁热把它喝了。”苏哲已经把安神汤送到了她的嘴边。

“啊~”

又要喝这个?

“我不想喝。”商恬撅着嘴巴,把脸撇过一边,不想喝和这个难喝的东西。

“恬恬,乖。”苏哲没有打算继续惯着商恬。

之前就是太惯着了,才会出了这么多事情。

“我不喝。”商恬耍起小脾气来,也信手拈来。

自从享受了南城美食之后,商恬的胃口就越来越挑剔了,以前还能入口的东西,现在完全是忍受不了了。

苏哲声音加重了,“恬恬!”

眼看就要生气,商恬立马扑进他的怀里,撒娇道:“苏哲哥哥,这个东西好难喝的,你别让我喝行不行?”

小奶声把人哄得脾气全无。

苏哲想生气也生不起来了,只能想法设法哄着她,“恬恬,你乖乖地,把这个喝了,你想要什么我都答应你。”

“真的?”商恬的眼睛忽然亮了。

如果是这样,这难喝的安神汤也不是那么难以忍受了。

“苏哲叔叔,你能给我点钱吗?”商恬歪着头思索了一会,才说话。

她还惦记着答应给谈枭钱的事情。

“不行,”苏哲毫无犹豫地拒绝了她,“你想买什么,你只有跟陈管家说就好了,你要钱做什么?”

“我……我……我就不能能有点自己的钱吗?”商恬委屈。

“这有什么不一样?”苏哲不是不知道商恬的那些小心思,更是因为知道,更加不能答应她。

“自己的钱是自己的钱,花起来不一样,总是问别人要算怎么回事?”商恬在肚子里搜刮了一圈,才勉强找到这么言之有理的理由。

苏哲的心咯噔了一声,她迟早是要飞走的。

这五年的时光,他就好像是偷来的,从颜伊那里偷了五年的时光。

在这五年时光,化名为商恬的颜伊,对他无比依赖和亲密。

“不行。”苏哲已经回绝得很决绝。

“哼,那我就不喝!”商恬开始闹脾气。

她心里也有小小的落差,以前的苏哲哥哥都对她百依百顺,她想要什么都给她。

怎么现在,她想要什么都没有。

最终还是苏哲妥协了,商恬这才乖乖喝了安神汤,陷入安眠。

安神汤不是安神汤,那是一种专门为商恬研制的药,为了让她的大脑停止活动,彻底陷入昏迷。呈现一种植物人的状态。

商恬昏迷之后,她身后的专家团队一个三十多个人团团把她围住。

……

柒仟酒店,画展。

谈枭也受邀参加了这个画展,碎发搭在深邃的眼眸之上,神色疏离,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打表盘上。

“怎么了?心情不好?”坐在一旁的陆绝,挑着一双桃花眼问他。

谈枭没有说话,倒是身后的严助理疯狂给他示意,心情不好,心情很不好。

似乎是小姑娘的电话再也打不通了。

“怎么了?五年了?还没有走出来?”陆绝刚刚说完这句话,就看到一个穿着黑色小礼服,神似颜伊的人从门口走了进来。

“我靠!谈哥!你快看!那是不是颜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