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真的没有这个意思,但是现在怎么看都像她在非礼一个帅哥,不仅抱了,还死皮赖脸地不肯下来。

喂!

身体!

大脑!

你们清醒一点!

现在可不是发春的时候!

赶紧下来吧,再不下来就要被弄死了,这个男人一看就不好惹。

“耍流氓?”谈枭手臂处的青筋暴起,显然已经忍无可忍了。

这五年来,对他投怀送抱的女人不少,却鲜有像她这么直接作死的。

严助理在旁边看得一愣一愣的,谈少这是遇上女流氓了?真是令人叹为观众,现在居然还有这么不怕死的女人。

唐小姐来头不小。

呜呜~被当做女流氓了

商恬的声音急得都要哭了,“不是,不是……我不知道……”

软软的声音里已经带上了一丝哭腔,着急得不行,却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个男人身上有股好闻的清冽雪松,吸引着她的身体。

在重压之下,商恬非但没有松开手,还越抱越紧。

两个人的身体严丝密合地贴在一起,都能感觉到彼此的心跳。

商恬却感觉越来越渴,不停地贴近男人。

男人温热的体温传来,商恬只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加速,心脏不安分地,似乎想从心房中跳出来。

“滚下去!”谈枭的耐心尽失,直接动手把这个无耻的女人从自己的身上扔下去。

男人的眼神中满是厌恶,毫不掩饰。

即使这个人是唐穆天的妹妹。

在谈枭冰冷的手触碰上商恬软软的手腕时,她彻底感觉自己的身体不是自己的。

一股奇怪的酥酥麻麻的感觉瞬间席卷她全身。

这是她从未有过的奇异触觉。

这个男人的手是带电吗?

她的身体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反应?

商恬猛地抬头,透过墨镜,对上了谈枭的眼睛,那双眼睛深邃迷人,在周围清冷的气质下,衬托得更加吸引人。

鬼斧神差地,商恬踮起脚尖,吻上了那个男人紧紧抿着的薄唇。

男人的嘴唇就像一股清泉,很解渴。

她体内的躁动被浇灭了一些。

她的大脑彻底没了理智,任凭自己的身体摆布,去索取更多,甚至去探索尝试撬开男人的唇齿。

谈枭愣住了,他的瞳孔急剧地收缩,难以置信地盯着眼前的这个女人。

严助理的下巴再次不幸脱臼。

她,她,她,居然强吻了谈少?

这个女人不是一般的大胆。

“你……”找死。

谈枭接触到一片柔软,闻到一股奶香味道。

两个人的这个姿势,让他想起,颜伊死之前给他最后的那个吻。

只是感觉完全不一样,颜伊的嘴唇冰凉,而眼前这个女子的……

商恬嘴里还含着一个大白兔奶糖,甜腻得很。

男人雾霾蓝的瞳仁更加阴冷,手腕一于用力,直接好不客气地将人推了出去。

眼底一片阴翳,毫无怜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