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会开始了,宾客陆续都来了,颜月一会就要登场,又回房间补妆了。回到楼上的她,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到颜伊这个贱人。

宴会上人逐渐多了起来。

“你听说了没?就在刚刚,颜家大小姐在勾引谈少爷,强吻了谈少爷!这可是在抢她妹妹的男人!”

“什么?颜伊不是已经和苏哲订婚了吗?还到处勾三搭四!不守妇道!”

“这个颜伊是怎么回事?听说这几年性情大变,经常人来疯,看着也很阴郁。”

“好像三年前就这样了,自从把那个颜月进颜家之后。”

“谁能不精神分裂,她爸抛弃了她妈,转眼就去娶了自己妈妈的亲妹妹,换了谁,能正常?”

“而且,这后妈刚进门,颜大小姐就生病了,蹊跷不蹊跷?”

“颜伊还有亲弟弟,看上去也是脸色惨白,指不定怎么被虐待呢?”

这是典型的鸠占鹊巢。

“砰!”

空中发出一声枪声。

人群瞬间炸锅了。

“杀人了……有人杀人……”

“啊!”

现场一片混乱。

谈枭突然想到什么,猛地看向枪声的来源,是二楼,颜伊的房间。

他浑身颤栗,逆着人群往上走。

拥挤的人群让他烦躁不已。

“滚开!”

男人健步如飞,只觉得心脏似被什么刺了一下,搅着疼。

颜伊的房间门口已经占满了人,他看到颜伊倒在地上,浑身是血,胸口处中了一枪,鲜血浸染了颜伊的白色袖套。

他的眼神狠狠地落在颜月的身上,颜月手里还拿着一把抢,手指颤抖到不行。

谈枭,瞬间站不住,腿软跪下去,轻轻地抱住她,“颜伊!”

“你醒醒!颜伊!”

声音沙哑又决裂。

“颜伊!”

可是无论他怎么呼唤,颜伊都没有回应他。

她的心跳早就停了。

谈枭抓着她的手腕,叫声一声比一声绝望。颜伊惨白的脸,和身上的红不断地在刺激他,挑断他一根又一根的神经。

他用力地嘶喊道,声带沙哑无比。

周围的一切让他想要毁灭,破坏。

几乎没有了理智。

颜月站在一旁,大脑仿佛失去了思考,一片空白,嘴里不断地重复:“不是我做的,真的不是我。”

“是她!是她自己杀了自己!”

“真的!不关我的事情!”

“她……她本来就要死了,我不会蠢到去干这种事情的!”激动之下,颜月差点把自己三年前给颜伊下毒的事情抖了出来。

而颜月被眼前的一切刺激傻了,来回地重复这几句话。

可是没有人相信她,所有人都知道她跟颜伊有仇,不对付。

他们笃定今天就是一场情杀。

谈枭在带走颜伊之时,吩咐道:“送颜月小姐去警察局,还有这把枪带走!”

“参加这个宴会的所有人都不能走!”

他绝不会放过。

……

五年后,南城机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