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绝惊讶地,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有生之年,他还能看见跟颜伊这么像的人,简直叹为观止。

谈枭一听见陆绝的声音,下意识以为那是商恬。

她没有回A国吗?

他的眼眸淡色散去,似有喜色。

结果一抬头,却发现那人并不是商恬。

那人长得比商恬高一些,身体纤细一些。

但是那人的脸居然也有七分神似颜伊,还有她身上的那件黑色小礼服,和颜伊死去那天身上穿的衣服一模一样。

他永远不忘记那个场景,她的样子,她的衣服。

谈枭一直盯着那个人看,似乎要把她看出一个窟窿来。

“谈哥,谈哥,你也被惊讶到了吧?”陆绝看到谈枭半响没有声音,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可也吃了一惊,“太像了吧!那个眼睛,尤其是那个神情,简直和颜伊一模一样。”

谈枭的心突得跳了一下,她究竟是谁?

颜俪在踏进这么门口的时候,就用余光在搜寻谈枭的身影。

在发现自己成功地引起了谈枭的注意之后,满意地勾了勾唇,重新挽上自己父亲的手臂,目不斜视地走进了画展。

颜俪是父亲为她重新取的名字,她原本是颜月。

五年来,她在监狱里生不如死,在无尽的仇恨中数着日子过,简直度日如年。

终于被她等到机会,她被父亲偷偷从监狱中神不是鬼不觉地换了出来。

没有任何一个人能知道这件事情。

颜月永远地死在了监狱之中,出来的之后是颜俪。

父亲为了让她改头换面,重新做人,先是给她换名字换身份,然后是换脸蛋。

她犹豫再三,给了颜伊的照片,整得七分像颜伊。

谈枭的目光一直在颜俪的身上,根本就没有离开过。

更令谈枭激动的是,他发现那个女人身边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颜明远,颜伊的父亲。

他们之间又是什么关系?

谈枭瞬间从自己座位上起来,他坐不住了,想要主动上前询问,却被唐千千拦住了。

“谈枭,怎么来了也不打声招呼?我找了好久才找到你。”唐千千笑着迎了出来。

这场画展真是唐千千举办的,邀请函也是唐千千寄给他的。

很多来参加的人都是冲着唐穆天的名头来的,还有一半就是冲着谈枭来的。

谈枭冲她点了点头,脸色淡漠,没有什么耐心。

唐千千看见他这副冷漠的样子,有些失望,好像没有一次他的目光会放在自己身上。

“你刚刚在看什么?我看你看得那么入迷?”连她走进了都没有发现。

“没什么。”冷静之下的谈枭才发现自己过于激动了。

颜伊怎么可能会回来呢?

她怎么可能会回来呢?

即使那人再像她,也不会是她,就好像他遇到的商恬,长得和颜伊一模一样,也不是他的颜伊。

谈枭脸上那抹生气一闪而过,雾霾蓝的眸子愁色愈来愈浓烈,抑郁化不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